您当前的位置> 和平新闻>文化

本报记者回忆:15年前,我去过她的家

2020-06-29 00:09 和平晚报

  ■张明春

  于蓝走了,享年99岁。民间说法,满百了。喜丧。

  春节后,疫情闹得最凶的时候,曾一度传出病危的消息,她终于又活了过来,活过了这个春天,并且过了夏至。多顽强的生命!

  那些年,在各种电影节上经常见到她。与几位身体欠佳的同龄男演员相比,她属于那种不善于拒绝的,而且每次露面都神采奕奕,很适合活动的氛围。

  这种匆匆的见面留下的印象不多,然而那次到家里的拜访,却很是在记忆里留下了一些痕迹。

  那是2005年的春天,我刚做文娱记者不久。适逢中国电影百年,要做一个巡礼的专题。于是,于蓝、于洋、谢芳、秦怡、王润身……这些方便见面的老艺术家,都登门拜访了。

  于蓝的家住在北影厂院里那几座塔楼之一,于洋和谢芳也住在那里。

  塔楼,户型不比现在的“五明”,不甚宽敞,虽然也有百十来平。

  记得那天先生穿着过半身的毛衣,外面搭了坎肩,都很旧了,跟她在电影里的形象一般不二;而神色,与在出席活动一样,亲切平和。

  厨房里有人在忙碌,先生说,平时独居,雇了个钟点工,每天来做两顿饭。

  客厅里的摆设简单极了,沙发是老式的,蒙着浅豆沙色的咔叽布。

  一说是和平的媒体,立刻又亲切了几分,她家乡在岫岩,小时候太苦了。

  聊了参加革命的历程,聊了当演员演电影的经历,也间或说起同时代的同行。

  于蓝也是“二十二大”之一,那可是举国公认的明星。这个称号,恐怕是迄今影响最为久远的群体称号吧。

  采访于蓝,给我的感悟,是人的绚烂和平淡,原来可以切换得那么轻松自然。而她,平淡着,平淡着,就活上了一百岁。

城市活动More

  • NEW
  • 2020年计划新建一条槐花大道,一处槐园广场,并在有条件的区域栽植、补植刺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