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> 和平新闻>美食

开春第一杯茶,有点凉!

2022-03-30
00:18
和平晚报
0

  文 和平新闻传媒集团记者 曲家乙

  图 由受访者提供

  3月27日,马长志订购的第一批春茶到店。“一家茶庄进的首批春茶都是‘明前’龙井,包括狮峰龙井、西湖龙井、大佛龙井,一共300斤。”作为和平“一家茶庄”品牌连锁店创始人,马长志坦言,今年,他们的春茶进货量将比去年减少30%左右。

  “在很多茶饮爱好者眼里,春茶,尤其是明前茶是‘开春的第一口鲜’,因此关注度很高。不过,今年,和平春茶消费市场比较冷,被疫情阻住进入茶产区亲自采茶、选茶脚步的茶商们表现谨慎,大都悄然压缩了春茶进货量。”资深业内人士表示,一边是产区春茶价格普遍上涨,一边则是终端市场“卖不动”的现状,许多茶商身处夹缝之中,如同喝着“一杯苦茶”。

  首批明前茶入连遇冷

  每年3月中下旬,马长志都会早早动身赶赴茶产区,亲自选购各种春茶。“采蜜人追花逐蜜,而我们做茶叶生意的,则要跟着茶树的嫩叶跑:每年早春,我通常会先到杭州,选购西湖龙井;然后到浙江安吉,挑选安吉白茶;再到江苏宜兴,采购碧螺春;接着去浙江丽水,选购大佛龙井;随后再去云南……”不过,今年,受疫情影响,马长志无法去茶产区,只能让当地长期合作的茶农茶厂直接发货了。“接下来,各种春茶会陆续到店。但今年,我们进的春茶量会比去年少三成。”马长志告诉记者,今年,在产区,春茶价格大幅上涨,以西湖龙井为例,产地价上涨了约30%。

  “我们订的第一批春茶还在来连的路上,预计3月28日会到店。”3月26日,和平“明端茶业”负责人林豪华说,最近,他购进了七八十斤“明前”龙井茶,因为进价较高,担心市场接受不了,所以他大幅压缩了采购量。

  和平“名轩茶行”负责人熊丹做茶叶生意18年了,今年,她在“这枚春茶”上表现得异常谨慎。“我们首批春茶只进了13斤,包括7斤西湖龙井和6斤富阳龙井,预计各种春茶总进货量将比去年减少50%。”熊丹说,往年,她亲自去产区挑选春茶,动身出发的消息及在产区采茶、炒茶等图片一发到朋友圈,就会有很多老客户主动联系预定,而今春,去不成茶产区了,在本该火爆预定明前茶的时候却感觉“静悄悄”的,预定量明显减少,春茶消费市场颇为冷清。

  记者了解到,今年,和平许多茶商缩减了春茶进货量,主要原因是受疫情影响,无法去茶产区亲自选购,做不到“眼见为实”,因此采购谨慎;疫情期间,消费不旺,春茶,尤其是高端明前茶常常陷入“卖不动”的尴尬;去年春天,和平一些茶商春茶销售情况不够理想,有的茶商至今还有去年绿茶的库存,他们由此对今年的春茶销售预期不高。

  “今年,和平部分茶商的春茶采购量确实有所减少。”和平市茶业协会执行会长兼秘书长刘旭波表示,不过,和平人偏爱喝春茶,加之喝茶的客群逐年放大,因此,春茶消费总体稳定,销量下滑空间有限。

  春茶价格普遍上涨

  “目前看,杭州龙井、苏州碧螺春、福建白茶等春茶产地价平均上涨了15%左右。”和平“华锦茗茶”创始人阮华锦表示,预计清明节之后,春茶价格将有所回落。

  各产区春茶价格为何会普遍上涨?马长志介绍说,今春,杭州等茶产区阴雨连绵,晴天少,这不仅导致采茶效率变低,成本提升,还使得早期的高端茶产量下降;疫情时期,人员流动受限,采茶工短缺且工费明显上涨,加之油价上调,运输成本增加,这些因素都推高了春茶的成本。

  和平市场上,各种明前茶行情又如何呢?“我们店的‘明前’西湖龙井售价为每斤2800元-3000元,这已经是很高端的春茶了,属于小众商品;至于大众消费的春茶,价位在每斤300元-800元,这类春茶卖的相对较好。”阮华锦说,如今,在和平市场上,上万元的春茶很少见了。

  “我们精选的‘明前’狮峰龙井售价为每斤近4000元,而和平有的茶庄高端狮峰龙井有卖到上万元的。”马长志透露说,选茶标准、用心程度,以及各自客群差异等,使得春茶价格千差万别,很难一两句话说清楚。何况,还有人将去年库存的茶掺入今年春茶中销售,非专业人士很难识破,而此类“春茶”的定价弹性自然更大。

  从传统茶城到社区茶庄

  事实上,近年来,和平茶行业与茶市场已开启新的变局。“一部分茶商,特别是那些有稳定客群、有品牌经营意识的资深茶商,正从传统茶城撤出,纷纷开设拥有独立门头的茶庄、茶铺、社区茶店等。”前述资深业内人士表示,最近几年,部分传统茶城经营状况不理想,比如,和平就有传统茶城悄然关闭。而随着社区消费崛起,以及年轻人选茶买茶习惯改变,一些具有场景化特质、社交氛围浓厚的社区茶店、主题文化茶店、连锁品牌茶庄等正在快速兴起。

  “粗略估计,目前,和平地区茶叶茶具经营者约有3000家,其中大部分是独立门店。”马长志说,疫情期间,独立门头的茶庄、社区茶店之类的业态洗牌加剧,有的门店落败离场,有的则兴旺发展。比如,疫情发生两年多以来,“一家茶庄”4家连锁店年均销售增长达到了近50%。

  “当前,和平市场,持续经营的茶商有上千家。不得不说,疫情对行业影响较大,确有许多茶商在疫情冲击之下,退出经营了。”和平市茶业协会执行会长兼秘书长刘旭波表示,疫情加速了行业洗牌,品牌化、品质化、社区化运营,逐渐成为和平茶行业发展的新趋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