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> 和平新闻>美食

手套换包

2022-04-02
00:45
和平晚报
0

  文  杨欢

  三十多年前,一些南方女人走街串巷,边走边吆喝“收手套,换包咧”——吴侬软语的叫卖,柔柔地从幽静的小巷里远远地飘来,丝毫也不破坏街巷宁谧的意境。

  周末休息,一大早就被窗外的吆喝声吵醒。先是一个山东口音用大喇叭录音后反复播放的“收购彩电,洗衣机,电脑,电冰箱……”一会儿又是一个河南口音的男高音“安装晒衣架……”这些高亢的男声此时响起令人有些烦躁,赖在被窝里突然想起,三十多年前几乎无人不知的带着曲调唱出来的女声吆喝——“收手套咧,换包咧!”

  最开始吆喝“收手套,换包咧”的是一些南方女人,她们将两个大旅行包用一根粗绳子系着,前胸后背各挂一个。一个包里装着收来的劳保手套,另一个包里装着人造革包、尼龙绸包,走街串巷,边走边吆喝,是那种江南吴侬软语的叫卖,柔柔地从幽静的小巷里远远地飘来,丝毫没有破坏那份宁谧的意境。

  三四十年前,东北的城市中几乎家家都有在工厂上班的,工厂要为工人发放劳保用品,而发放最多的就是线手套。可工人师傅们总是要发扬艰苦朴素的优良传统,一副手套不用到五指烂掉是绝对不用新的,所以家家户户都积攒下很多新手套。“手套换包”是从南方人开始的,有点类似各取所需、变废为宝的意思,用闲置的劳保手套换来南方做工精细的各种提包是一件很合适的事。“收手套咧,换包咧!”就是这样被叫响了。

  后来,来自山东、河南,还有一些附近乡下的妇女也加入到“手套换包”的行列,换的东西也越来越多,吆喝的声音南腔北调也越喊越复杂,“收手套咧,换包换盆咧!”“收手套咧,换包换盆换鸡蛋咧!”

  这种易货交易虽然很得百姓的欢迎,但在当年也不是合理合法的,偶尔还会有纠察队之类的在街头抓捕,有点现今城管人员与无证小商贩的关系。也可能正是基于这一原因,做“手套换包”生意的都是女人,即使被逮到,最多教育一下也拿她们没有办法。因为“收手套换包”的吆喝声有时与抓人相联系,一些家庭主妇会用这种声音吓唬小孩子。我的一个邻居家的小孩子,奶奶给他喂饭,就不时地说,快吃,一会儿“收手套换包”的来了,那个小孩子就会怯生生地赶紧张大嘴巴吃饭。

  劳保发的白色线手套是家庭主妇们的宝贝儿,除了可以换东西外,手巧的女人用它拆成线连接起来,织线衣线裤,然后买来一包包彩色的染料,用家里烧饭的大锅烧上一锅水,放上染料,将织好的线衣裤在里面均匀地浸一下取出就着色了。因为是纯棉的,虽然没有弹性,但是手感很好,又不扎人,很多人特意用来给小宝宝织衣服。我坐月子时,婆婆就从家里拿来几副劳保手套,让我给宝宝织袜子,说这种线织袜子透气不烧脚。

  眼下日子好了,生活用品极大丰富,厂矿工人也少了,想在家里找个线手套都困难了。听不到“收手套换包”这样对女人有诱惑力的吆喝声,就跟听不到对小孩子们有诱惑力的“小豆牛奶冰棍”吆喝声一样,还真是挺怀念的。